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游资讯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11魔鬼帮拓展计划

来源:上海游戏网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20-07-02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1.魔鬼帮拓展计划

很难说斯塔克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才能心大到将直接竞争对手的产品放在自家的展览会里进行展示,还大大方方的把最好的展厅交给汉默,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倒是真的朝着有利于斯塔克的方向进行了。

就在失控机甲的第一颗子弹飞出枪口的前一秒,一道红色的影子呼啸着从天空窜下来,将被吓傻的汉默拦腰抱起,冲入天空,下一刻,疯狂的子弹就朝着斜下方的防弹地板开始了疯狂的扫射,金属子弹和玻璃地板的摩擦迸射出了耀眼的火花和光芒,也许这只是一次示威的开火,但却成功的将整个展厅的气氛掀向了最高潮。

“啊啊啊!”

女士的尖叫声,男士的低吼声,还有周围的椅子被碰撞的声音,顷刻间就让这座可以容纳1200人的大会场变成了一场可怕的大逃亡现场,站在破碎的玻璃边缘,赛伯清晰的看到了下方的混乱,最少有7个人被踩在了脚下,估计这一波事件结束之后,他们也很难活下来了。

“唔,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在它后面紧跟着死亡。”

赛伯端着一杯酒,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站在顶部包厢的外侧,欣赏着在子弹和火焰乱飞的黑暗空间里上演的年度大戏,小蜘蛛在空中跳来跳去,将一些被困在角落的人救出来,显得很忙碌而且很快乐,这是赛伯没办法理解的快乐,所以赛伯并不打算加入其中。

他并不关心这些机甲是被谁操纵的,他只知道这其中必然有九头蛇和十戒帮混在其中。

这就够了...两个对手都在里面,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呢?

“嘶嘶...赛伯!你在会场里吗?”

托尼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这个花花公子这一刻显得有些紧张,他低声说:“汉默的盗版货失控了对不对?帮我把它们控制住!我随后就来!”

“等等!”

赛伯哼了一声:“真的不是你让它们失控的吗?我还以为这一切都是你计划的。”

“不是我!”

托尼那边似乎在打斗,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大声说:“我再疯也不会拿人命来开玩笑!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汉默拿出来展示的,会是十戒帮从我这里偷走的机甲样式...简直是太糟糕了,我手头所有的信息来源都是一片混乱!我甚至不知道谁计划了这一切!”

“斯塔克!斯塔卡!!”

一个粗壮而癫狂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打断了托尼的诉说,也让赛伯抬起头,看向了被放置在这大型会场顶棚上的几台音响设备,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的死掉吗?别开玩笑了!我今天要做完我在摩洛哥没做完的事情!”

那个声音狂笑着,就像是个动作电影里经典的大反派一样:“你的家族对我的家族做的那些事情,我要在10分钟之内重复一遍!这里有最少2人会给斯塔克家族陪葬!除非...你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和我打一场!”

那个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充满了咬牙切齿的恨意,像一只野兽一样在话筒里咆哮着:

“我要证明你现在耀武扬威的一切都是属于安东家族的,你和你的父亲只是卑鄙的窃贼!”

“2人而该岛是菲律宾距中国南沙群岛最近的主要岛屿。对此,还是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我给你5分钟的时间,你自己选吧!”

话音落地那一刻,这些拥有飞行功能的十戒帮战甲们背后的火焰推进器几乎同时启动,20台涂装完全不同的机甲放弃了对这展厅里剩余人员的残杀,朝着天空中快速起飞,显然,那个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的家伙,打算用这20台机甲作为毁掉斯塔克科技展览会的手段。

坦白说,面对2名普通人的时候,十戒帮的机甲几乎占据无敌的优势,偏偏汉默这没脑子的家伙为了这一次展示的“真实”,还给这些来历不明的战甲都装上了真正的实战武器,这让它们的威胁最少扩大了10倍!

就在战甲即将飞出展厅的时候,托尼的吼叫声也在赛伯耳中响起:

“赛伯,拦住它们!”

“算你欠我一次!托尼!你欠我的已经够多了。”

“唰”

散发着流光溢彩的禁锢光芒的锁链在黑暗的空中划过了一抹到刀般的光芒,在顶部分开五股,分别缠在了五台战甲的腿上,让它们爬升的动作在空中暂停了1秒钟,这种源自托尼最初的设计思路制作的战甲,最大出力有20吨,就是说,这纤细的锁链在这一刻最少承受着来自两端200吨的可怕力量,但它却连一丝崩裂的迹象都没有。

赛伯将左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双手抓住锁链,身体里热流爆发,下一刻,他就像是挥舞着流星锤一样,将那五台战甲甩动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我和吉平正式结婚。一年,朝着旁边的防弹地板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

斯塔克工业花了大价钱购置的防弹地板在顷刻间爆裂开,带着面甲的赛伯活动着双臂,将锁链回收,他抬起头,看着剩下15只已经冲入了黑暗中的机甲,左手一甩,一把赤红色的光矛快速的出现在了手心里,赛伯把这玩意在手里颠了颠。

“很久没玩过射鸟游戏了!”

他手腕一甩,光芒就以极快的速度冲入了夜空当中,第二道光芒紧随其后,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在用凤凰的力量替代了多玛姆的黑暗之力以后,这种能量投射的攻击方式失去了腐蚀性的伤害,但火焰赋予的爆裂,却让这玩意的直接杀伤力变得更强!

“嗖,嗖”

“轰,轰”

四团耀眼的爆裂火焰在黑夜中几乎是同一时间窜起,赛伯没有再花力气去追杀剩下的8台战甲,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从残破的看台上一跃而下,一脚踹翻了一台试图从大坑里爬出来的战斗机甲。

墨绿色的火焰缠绕在左手,让它顷刻间完成了恶魔化,锋利的爪子撕开厚重的钢铁,将其中的驾驶员硬生生拖了出来,也就是在这时候,耳麦接通,赛伯用来自凤凰的力量将眼前试图自爆的驾驶员束缚在原地,扭头对托尼说:

“我干掉了9个,剩下的你们来吧,我要忙一点我自己的事情了。”

“好!谢谢了!”

正在朝着汉默工业的大本营急速飞行的托尼挂掉了通讯,他担忧的回头看了一眼天空中还没消散的光团,他摇了摇头,又一次加快了速度,一个想要用尽一切力量向斯塔克家族复仇的疯子,就躲在汉默工业的实验室里,上次在摩洛哥他放过了那疯子一马,这一次,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而在黑暗的,只剩下了一些躲在椅子之下瑟瑟发抖的人们的展厅中,赛伯打量着眼前被他一个一个拽出来的,又用火焰锁链锁在原地的驾驶员们,他伸手将他们的脑袋拨向一边,在那脖子的皮肤上,都有一个特殊的记号,那徽记就像是交叉着的双刀之上,放着一枚刻画着十种符文的指环。

在东欧和中亚地区臭名昭著的“十戒帮”,地下黑暗世界里数一数二的大势力,据说连全盛时的影武者联盟,对于十戒帮都要退避三舍,这是个很强大,也很神秘的势力。

“我想问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掺和到这件事情里。”

赛伯的左手复原成人形,他轻声说:“但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老实回答我,所以就让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我想要的东西,还是我自己去拿吧,来,乖,睁开眼睛。”

“轰”

一道火柱出现在了赛伯眼前,这一次他没有用火焰堵住这些家伙的嘴,于是被火焰从身体内部引燃的惨叫声在顷刻间传遍了整个黑暗的展厅,让那些躲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的人们心头一跳,便在这入地狱一样的惨叫声里,把头埋得更低了。

“呀...有用的信息不多,真遗憾。”

赛伯耸了耸肩,看着眼前快速燃烧的尸体,十戒帮的驾驶员身体里应该是被注入了某种特殊的药物,让他们在最后时刻可以引爆身体,来保住秘密,但这种有效的手段,面对对火焰的理解已经很深刻的赛伯的时候就没有了用处,他将暗红色的眼眸转向了剩下的四个人,他嘿嘿一笑:

“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4个备选者呢,不是吗?”

就在赛伯开心的玩着解密游戏的时候,在一片混乱的展览会之外,在那些尖叫着四处逃跑的人群之上,仅剩下的几台机甲也遇到了对手,且不说能够借助蛛丝在空中快速移动的小蜘蛛,另一个参与战斗的疯子也是他们惹不起的。

战甲飞快的在空中打着旋飞来飞去,试图将背后的混蛋摔下来,但死侍就像是坐着过山车一样,不断的发出愉悦而刺激的叫声,他挥舞着双刀,就像是打地鼠一样,一截一截的将刀刃刺进下方的钢铁当中。

“来!飞高一点!”

“不不不,向左,向左!我们去找小蜘蛛!你这笨蛋!”

他扭头看着在空中荡来荡去的小蜘蛛,眼睛里满是羡慕,这个疯子突然觉得,也许自己也要找一些能飞的道具,不过就在他顺手将刀刃刺入下方战甲的心口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危险感知冲入了他的心头。

“他们会爆炸!”

小贱贱二话不说就朝着旁边的高空扑了下去,怎么样都不会死的人就是这么任性,但即便是他躲得足够快,却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随后爆发的那种超规模的灼热自爆,但伴随着那团燃烧的残骸砸入地面当中,在不到10秒钟之后,全身上下都被点燃的死侍尖叫着从火焰里跑了出来。

“啊啊啊!我被点着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他在地面上疯狂的打了几个滚,但身上的火焰却始终没办法打灭,正好从他头顶略过去的帕克甩出蛛丝,将死侍带入空中,在划过一段距离之后,把狼狈的死侍扔进了水里,这才让他避免成为了烤肉的结局。

呃,虽然那样也杀不死他就是了。

“嘿!”

小蜘蛛跳入地面,朝着死侍打了个招呼,在他头顶上,那已经被蛛丝死死缠住的战甲飞出数百米之后,疯狂的失去了方向,最后一头扎入了后方的水中,片刻之后,轰然爆开。

“还有4艘!”

帕克朝着死侍摆了摆手:“一人2个!没问题吧?”

“干!”

死侍看着自己狼狈的身体,他满不在乎的甩了甩手:“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一边去,剩下4个都是我的!”

小蜘蛛耸了耸肩,他竟然真的盘腿坐在了一边的废墟上,伸手从倒塌的自动贩卖机里取出一瓶可乐,扭开,隔着面罩灌进嘴里,发出了舒爽的呻吟,他对死侍挥了挥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那就开始你的表演吧!”

而就在此时的展览会出口,一脸狼狈的贾斯汀.汉默在保镖的搀扶下,艰难的坐进了车里,他原本还算英俊的脸上已经被打出了一个青色的伤痕,但相比那些意外死在袭击中的人,他已经幸运太多了。

“查!”

汉默有些疯狂的抓着头发,对身边的秘书喊到:“你不是告诉我,十戒帮是可以信任的嘛!瞧瞧他们做的好事,一切都完了!汉默家族的名声要扫地了!给我查!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疯子伊万不是被关起来了吗?谁TM把他放出来的!他怎么能一下子控制20台战甲?!”

汉默身边那个人美声甜的秘书推了推眼镜,一脸平静的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十戒帮的战甲都是你下令让伊万进行最后的武器改造的...这件事你得负全部!”

“你这样和我说话?!”

汉默有些抓狂了,但那秘书毫不在意,她耸了耸肩:“我是九头蛇的特工,可不是汉默工业的下属,请搞清楚这一点...”

她扭头看向沉默的司机,低声说:

“开车!回汉默工业去!”

但等了5秒钟,司机也没反应,这九头蛇的特工楞了一下,她飞快的感觉到了危险,就在她掏出手枪的时候,驾驶座上的人突然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银白色扭曲面甲的脸,还有那面甲之下点燃的双眼。

“你好啊,九头蛇的小美人,还有你,贾斯汀.汉默,对于汉默工业的未来,我有点不成熟的大胆意见,要和你分享一下。”

张掖白癜风医院
小孩积食低烧腹泻
尿路感染症状有哪些
宝宝拉肚子可以吃橙子吗
渭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灰指甲复发初期症状
友情链接